俄媒:疫情扩散 美军要员赴"末日掩体"夏延山工作


三、为减少九江长江大桥一桥交通压力,避免拥堵,确保安全,鼓励过往货车、私家车通过九江长江大桥二桥通行。

一名小旅客等待家长托运行李。

贺福平原计划3月中旬按往年路线到湖北荆州采油菜花蜜,但联系当地村镇后发现,即使有健康证明,外地蜂农进村仍需先隔离,蜂场也无法事先安置。这样一来,就算到了蜜源地,也不能放蜂采蜜。“追一个花期只有3天时间,第4天就别去了,其他蜂场都到位了。隔离完14天,哪一趟都赶不上了。”

“1月我听说武汉出了个厉害的肺炎,很快云南也出现了病例,没想到病毒传染性这么强,我们都害怕了。”刘忠华说,最初当地村民很少有人戴口罩,于是他尽量不出门。本以为疫情很快就会过去,状况却急转直下,各地开始封村封路。刘忠华带来的备用饲料告急,购买的花粉因道路封锁一直运不进来,这让他倍感焦虑。

刘忠华用来装蜂箱的卡车。受访者供图

“全副武装”的小旅客戴着自制的防护面罩。一年之中,刘忠华只有4个月呆在家乡。其余时间,他带着蜜蜂从南往北追赶花期,采集最新鲜的花蜜。22年养蜂生涯,刘忠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也习惯了和蜜蜂相伴漂泊。

山西临汾的贺福平也带着蜜蜂来到云南吕合镇春繁。夫妻两人每天早上7点一直忙活到晚上11点才休息。春节前,贺福平的蜜蜂从最初的180万只繁殖到了近300万只,看着自家蜂场中的热闹景象,他对今年的收成有了些底气。

,江苏南通,养蜂人查看蜂巢。图/视觉中国

二、双方互认湖北健康码和赣通码,两地群众持绿码通行,不需要其它任何通行证明。两地群众前往对方辖区时,须遵守当地疫情防控相关规定。

湖北、云南多名蜂农向记者反映,遇到了跟贺福平类似的问题。对于日益迫近的下一次转场,刘忠华也不放心,“目前还有一些村镇没有开放,我们湖北出来的蜂农,身份敏感,担心蜜源地不欢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