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
来源: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发稿时间:2020-04-01 21:13:57


3月30日,《纽约时报》上一篇文章呼吁特朗普总统“利用白宫的力量压制保守派对福奇的贬低,因为他和其他专业人士正努力向美国人揭示真相,而不是给真相涂抹糖衣”。

此后,他一直在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体系内工作,他还不惜拒绝了很多诱人的邀约。

实际情况:第二阶段最重要的是,任何有效的应对都将依赖于检测能力。截至2月初,世界卫生组织已向世界各地数十个实验室发送了成千上万的检测试剂。但在发现美国疾控中心试剂有缺陷的至少两周内,其他的替代检测方法要么被忽视,要么被现有的法规所阻碍。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为了做好疫情防控,东航、南航等航空公司均要求旅客在值机时扫描二维码进行健康申报。3月28日,记者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看到,南航、东航的旅客值机区张贴了醒目的二维码,各二维码对应不同目的地,旅客可通过手机完成健康申报。

到目前为止,所有想了解美国对新冠病毒应对的人都很清楚,在今年1月、2月甚至3月,美方都出现了大量的判断失误和不作为。面对如此大规模且瞬息万变的全球挑战,犯错不可避免,但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与许多国家相比都处于下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呈现过去几个月美国政府的重要官方行动,简要概述其应对危机的四个阶段,并突出展现了其中一些最重要、最明显的失败。

许多中国朋友喜欢把福奇比作“美国钟南山”。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

2003年,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ISI)曾作过一份统计,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全球250万-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福奇在“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

两天后,福奇就对《科学》杂志表示“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并无奈地称“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